台湾亮起来/摇滚乐歌手变身专业养鸡户 盖全台最豪华鸡舍-死火山

来自:台湾亮起来/摇滚乐歌手变身专业养鸡户 盖全台最豪华鸡舍文章地址:http://angry.hd-wallpapers.com/0963744/5989380.shtml

台湾亮起来/摇滚乐歌手变身专业养鸡户 盖全台最豪华鸡舍

台湾亮起来/摇滚乐歌手变身专业养鸡户 盖全台最豪华鸡舍

摇滚乐歌手和养鸡的鸡农,您可以想像是同一个人的斜槓人生吗?屏东万峦这位鸡农陈健福,大学就爱玩摇滚乐,毕业后到科技业当工程师,后来在亲情的召唤下决定回屏东老家照顾年迈的双亲,这才转行创业,以养鸡重新开始。没想到一次大停电,一天养死2万只鸡,让他备受打击。还好,危机也是转机。陈健福发挥工程师的科技专业,从国外引进全自动化高科技的鸡舍,花两千万打造恒温调控,应该是全台湾最豪华的鸡舍了。他怎么养出获奖好鸡?还在鸡舍旁边盖了录音室,帮人出唱片?带您一起了解。▲陈健福凭着摇滚乐的精神,钻研出与其他鸡农不一样的养殖方法。及肩长发,潇洒不羁,刷弦速度正如音乐气势。一气呵成的精彩,手上功夫让人聚精会神。鸡农陈健福:「好好,不要哭。」拨弄吉他琴弦的音乐手,变成抓鸡餵饲料的鸡农手,展开一天工作。鸡农陈健福:「好,起来运动。」温柔安抚有点紧张的鸡,其实2002年之前陈健福根本是个农业门外汉,海洋大学毕业没去跑船,白天当研发工程师,晚上和意气相投的朋友组乐团,原本在台北过着逍遥日子,后来禁不起亲情攻势,30岁这一年回到屏东故乡。鸡农陈健福:「刚回来的时候其实也是抗拒,因为其实这个东西,就不是我应该要懂的啊!我应该去,我应该是继续写程式当骇客什么之类的,当个吉他手之类的。」心不甘情不愿的陈健福,当时还计画混个2、3年再找个理由北上,想不到一场意外人生转了大弯。新闻内容:「又停电了」、「真的快要受不了了,下午才刚大停电...」鸡农陈健福:「它整个就跳电,跳电之后就,我们发电机就不太会启动,刚开始养怎么会那么多东西。然后就大热天,鸡就整个在里面死掉。死掉2万多只,整个一只鸡100多块,就200多万、300万不见了。发挥所学那个电脑的技巧啊,那个环境工程什么的,全部书都拿出来重翻,怎么把它应用上来。」40分钟烧掉上百万,血液中留着摇滚人不服输的个性,不甘愿逆来顺受吃闷亏,陈健福要振作、翻转,砸下2000万为这群娇客盖豪宅。鸡农陈健福:「全台湾最先进的农舍,它是一个德国的系统,然后它这一套就是可以控到,就是说这一个单位面积里面的温度,可以到负零下到45度,都可以维控在保持30度左右的均温。」不只是温度控制在最适合鸡只生长的25到30度之间,连居住场所也是准备好。动作俐落,攀站在走道上的铁架,将白色篮子里的鸡宝宝,倒进笼舍里。鸡农陈健福:「(你的鸡住得好高!)对,这四层,1234,四个楼层,所以上面的空气很好啊,公寓型,采光佳。」、「牠的脚,牠的鸡胸这个位置,如果接触到粪便牠容易引起疮疤,引起疮疤就会造成细菌感染,那这些都把它去除掉后,牠这只鸡减少很多感染源,接下来就是看我们怎么样去管理,然后像我这边,我就可以做到完全无用药、无抗生素的概念。」▲陈健福鸡舍的鸡住在鸡舍高处。毛茸茸、圆滚滚的黄色小鸡,好奇地走来走去,脚踩的网子大有玄机,让陈健福的鸡舍与众不同。鸡农陈健福:「(欸你的鸡舍不臭欸!)粪便就会掉在这个履带上面,然后过了几天我们就会把它,就是两三天我们就把它清理一次,清理出来就把它处理掉,所以它这里面就不会有臭味啦。有一些鸡舍是他整年都没在清啊,所以它味道就很重。」排泄物全部掉到网子底下的履带上,环境干净减少污染源,鸡只自然头好壮壮。但是自豪全台湾最厉害的设备,竟然被下游电宰场打枪。鸡农陈健福:「我们台湾的状况就会变成说,我们的鸡胸肉反而没有比腿肉好卖,所以我们腿肉比较容易受伤。因为牠腿我们台湾抓出售的时候,他会去抓牠的脚,然后牠就会瘀血,就不好。」原来东方人爱吃的鸡腿,因为笼养,售出时抓脚导致受伤卖相不佳,这让陈健福再度套用摇滚人思维,勇敢尝试。鸡农陈健福:「分开,让小鸡跟成鸡是分开,部队移动是一件很大的工程。」两阶段饲养,让育婴室里的鸡宝宝不生病,20天后移到平地,让成鸡增加运动量,果然,陈健福的肉鸡一炮而红。鸡农陈健福:「养鸡的人很难跟消费者沟通,因为我养的时候就很好,你吃的时候跟我说不好吃,那我该怎么说,这中间有太多环节可能层层叠叠,就不太能够去追到跟消费者有共鸣的地方。」、「这个算是非常古早味的一个炸鸡,因为现在我们常常都吃卡啦那种的,其实那种它们的皮都很厚,醃制的粉料要下的比较重一点。那我们,因为我们本身是肉鸡的饲养,我们从饲养开始,所以也就是说要消费者吃一下原味的。」鸡农陈健福:「你好这是你们的3号餐,有两个鸡腿两份腿排。」客人:「吃起来比较不会那么的干柴,然后水分比较多,就是这里醃料也跟外面不太一样,跟外面比起来就比较好吃,也比较独特。」▲陈健福除养鸡外也开了一家炸鸡店。对自家生产的肉鸡有信心,干脆开了一家炸鸡店,从产地到餐桌,碳足迹只有20公里。环保,又可以站在第一线了解消费需求,但是心中一直有个遗憾。鸡农陈健福:「曾经有一阵子真的是受不了了,我的乐团生活怎么办,没了啦,后来我就想到一个方法,就是在盖鸡舍的时候,顺便把我的录音室盖起来,一盖起来之后突然发现怎么突然有个录音室,没有人知道然后我就开始玩乐团。」鸡农陈健福:「等一下喔我帮你调一下高度,播个音乐试试看,这样可以吗?(好先这样子)那我们OK就来囉,5432。」音乐内容:「山神快快降临喔,大家拢有心安,欢喜来这作仙喔,众山的梦伫佗位,众山的梦佗位去,结缘...」鸡农陈健福:「像闪灵他们也都在台北,董事长他们也在台北,那时候只有北部有机会,有机会你才有办法成就一些曝光,后来我又走到幕后了,就是学录音,做这些幕后工程的事情,后来我就觉得说,那如果是走幕后的话,就不见得要在台北了,在屏东也可以。」▲陈健福在鸡舍旁盖了一间录音室。鸡农陈健福:「我觉得这段气不太够,它是断句的声音,所以你可能就是一讲一句话,就会把一个气给放掉,可是你没有时间补回来,会有这种现象。」砸下300万,在鸡舍旁盖了一间专业录音室,让事业跟兴趣可以共生共存。